回应吴馨恩:所谓的「吸管」与女性经验

正文

数天前,吴馨恩在《关键评论网》刊出了一篇〈不用吸管「直接喝」最环保,这种说法是对女性生命经验的忽视〉[注],引起了网路热话。有不少人认为那篇文章是「女权癌上脑」,内容匪夷所思,逻辑极度不通。

我再三看了那篇文,大约明白作者关心的是什幺。有些是表达方式不太好,有些论点则确实值得商榷。

何谓「对女性生命经验的忽视」?

首先,我认为作者想说有些与吸管相关的生活经验,几乎女性是特有或只有女性才知道。譬如,一些女性避免唇膏掉色而使用吸管,以及一些女性怀孕卧床时使用吸管较为方便。由于只有女性才能怀孕,以及使用唇膏的又大多数是女性,所以这些可说成是女性特有的生活经验(当然不排除少数男性都有相关经验,如作者提到的病倒卧床)。

换句话,吸管能在这两个例子上使女性感到方便好用,如果人们建议不用吸管,那就是作者所说的「对女性生命经验的忽视」。如果这样理解,那幺作者不是要说吸管是特别为女性而设计,而是说吸管对女性好用,所以,二话不说叫人不再用吸管,就有点忽略了吸管对女性特有的好处。这就像如果月经杯比卫生巾好用、卫生,但月经杯的塑胶原来很不环保(这只是假设),而叫女性不要用月经杯,那也是忽略了女性的生活经验一样。

我想这个论点其实可能适用于男性,譬如有些用具物品对男性来说特别觉得方便好用,所以当有人基于某些理由建议不要用这些用具物品时,男性也有可能说「你忽略了男性的需求(生活经验),这用具物品对男性来说可是很方便」。关于这点,我一直要想一个男性的例子,但不太能想到。我在想,公厕的尿斗算不算一个例子?如果有人说尿斗容易弄髒厕所(?)而取消所有尿斗设备,会否有人觉得这对男性不方便?(对于我自己想不到有什幺特有的男性生活用品,感到无奈。或许,男性也应该写多点男性特有的生活经验,也是不错的。)

不过即使吸管真的对部分女性(相对男性)来说更方便好用,基于环保的理由,我认为人们建议吸管还是少用为妙是合理的,始终它不是女性必要使用的工具。另外,我认为作者说「环保吸管是一种不可或缺的发明」,「是女性主义的另类象徵」,这样的说法有点夸张了。我想最多说︰「环保吸管的发明能继续延续部分女性在生活上的方便」,这就比较合理。

饮食的性别形态

作者提到︰

这段文字我是同意的,但作者接续说「也因此,由于喝饮料使用吸管,正符合对女性的期待」这句话就不一定是事实。毕竟有多少家长或男性会认为女性用吸管是比较「秀气」、「优雅」、「像个女孩」、「淑女」?因此,作者称「在我的成长经验中,女孩子使用吸管的次数是多于男孩子的,因为这样看起来比较『淑女』」的说法可疑,很可能只是作者个人的主观感受。

文章开首的硬伤

最后,我认为整篇文令人反对、难以理解的地方是文首这段︰


即使「不用吸管会对(部分)女性造成不便」是事实,也与「不用吸管比较环保」是否事实无关,前者不会对后者构成反驳,但作者的用语「这样似乎是最环保的方式」似乎认为前者构成对后者的质疑。

我想,作者最多只能合理地说,在考虑用不用某物品之时,除了考虑环保因素外,也要考虑这用品是否对部分人(女性)来说是很重要、方便、有需求。而我想大部分人都会认为为了环保的目的,牺牲少许由「不用吸管」造成的不便是值得的。

至于「隐含了男性特权/阳刚霸权」这样的字眼,我觉得尽量可以不用,除非有很强烈的理由或证据显示这是男性特权或父权社会製造出来的产物来规训女性,或是某个做法或想法不顾女性基本权益,那说「男性特权/阳刚霸权」才算适合。但吸管的发明及其相关文化似乎明显不是要来规训女性(也没有明显的性别过程在其中),建议不用吸管也不是不顾女性基本权益,我想这也是许多人觉得作者论点奇葩的地方。

女性与生活经验

我认为女性主义在书写「女性生活经验」时,并不一定要所有女性都经历,或只有女性才经历过的才可叫做「女性生活经验」,但至少要有一定数目或比例上是女性特有或都有的经历才可叫「女性生活经验」,否则应该只属「个别(个人)的生活经历」。当然,如果从「生命本身就具有内在价值」来看,个别的生活经验也值得书写。

最后,为什幺女性主义者应该或需要书写「(部分)女性生活经验」?我认为因为书写故事、真实的生活经历才能令他者理解、明白自己或相关社群的成长背景是怎样,这些成长背景又如何影响其想法、感受、情绪。

(编按︰外国亦有身障群体提出,一刀禁止即弃胶吸管的政策忽略了他们的处境。今年温哥华的废物管理及资源回收总监Albert Shamess提到,该市希望减少使用即弃胶吸管,但反对全面禁止,是考虑到身障者及健康服务提供者的需要。)

注︰〈不用吸管「直接喝」最环保,这种说法是对女性生命经验的忽视〉

相关文章︰

从《编写美好时光》看「女性视角」拥有女身要面对的事吸管的历史︰全球最浪费的产品

...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